禹城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钱跃君语言与民族德语的危机

发布时间:2019-10-13 05:41:05 编辑:笔名

  钱跃君:语言与民族——德语的危机

  德国官方用语为德语,似乎是索无争议、世人皆知的事实,但德国宪法中没有明确定义。如今在德国社会使用英语的场合和频率越来越高,德语受到英语挑战,激起一批德语学者与民众的不安,发起签名运动,有7,5万人签名的议会申诉书递交到德国议会,要求将“德国官方用语为德语”写入德国基本法第22款——该款确定了“德国国旗是黑、红、黄三色”“德国首都是柏林”,却为什么没有确定更为重要的“德国官方用语为德语”?2011年11月7日德国议会申诉委员会举行首次听证会。经过反复讨论,投票表决,以压倒性多数,最终拒绝在议会讨论“德国官方用语为德语”写入德国基本法。语言是民族文化中最最精华的部分,是一个族群能称之为“民族”的最重要标志。语言先于宗教和文字的产生,更先于国家的产生。从文化史角度,在世界族群中,德语对于德国似乎更为重要,重要于法语对于法国、英语对于英国。德国原来只有“德(语)”、而没有“国”,到公元十世纪查理大帝的孙子三分帝国后,德语区才独立成东法兰克帝国,法语区成西法兰克帝国——这是欧洲首次以语言来划分国界。西法兰克帝国继承了“法兰克帝国”的国号,简称法国。而德语区却没有自己的国号,后来德语国家占领了中法兰克帝国(意大利)后,得以继承“罗马帝国皇帝”的加冕。但罗马帝国(后改称神圣罗马帝国和德意志神圣罗马帝国)还包含意大利,而荷、比、卢本身就是德语区。所以在中世纪,德语区只被称作“德语的国家”(das

  deutsche Land / the German

  country),直到近代才逐步简称为“德国”(Deutschland)。一盘散沙的上百个诸侯国“德语的国家”,直到19世纪初的浪漫主义时代才谋求统一成一个“德国”。1848年法兰克福德国统一大会上,文化民族主义占了上峰,通过的“小德意志方案”,将德语的国家统一成德国,而德国的许多属国(如匈牙利、罗马尼亚等),因为不说德语,被拒绝加入德国(大德意志方案)。由此可见,德国就是以德语为政治版图的,即德国式的文化民族主义,完全不同于法国式的国家民族主义——拿破仑时代,法国军事势力所到之处,都被划入法国,而无论这些区域的民族语言是否是法语。题图:从中世纪直到18世纪末德意志神圣罗马帝国的版图语言发展取决于该地区文化的发展,继承古希腊、古罗马文化的罗马帝国用拉丁文,书牍用的拉丁文(即现在所学的拉丁文)成为学术用语,地方土语化的拉丁文,根据地域不同而被称为法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等(罗曼语系)。而那时的德语是文化落后的日耳曼人语言。世界上其它语言都是以某个民族或族群的名字来命名,如英语源于英国人,意大利语源于意大利人,而只有德语不是源于德国人,相反是因为说德语,所以被称为德国人。德语(deutsch

  ,古语diut(i)sch, tie(t)sch, diutisc)

  本意是“人民(也译作大众)Volk”或“部落Stamm”,即莱茵河对面的罗马帝国说高雅的拉丁语,这里只说“大众语”——德语原意就是“大众语”,“德国”原意就是“说大众语的国家”。德意志民族直到18世纪经历教育改革、法制改革后,在19世纪人文科学、自然科学崛起,带动科技、工业和总体经济的突飞猛进,产生了一大批世界级文学家、音乐家、哲学家和科学家,成为世界人文科学与自然科学的中心,德语被公认为国际上的科技用语,世界各国的考古学、哲学等领域的学生学者都必须略通德语。在文化领域,浪漫主义时期仅仅海涅以德语作词、德国音乐家作曲的歌曲就唱遍全世界,演唱率仅次于基督教的圣歌。不意纳粹政权封杀政治空间与学术自由,迫害犹太人,导致大批哲学家与科学家流亡海外,一下断送了德国作为世界学术中心的地位,世界科技、经济、乃至政治中心,移往大西洋彼岸的美国,英语就此替代了德语。语言是一个民族最重要的保护墙,谁的语言被人取代,这个民族也就被人同化。二千多年前西欧最强大的是凯尔特民族(最早发明铁器),占据了今日法国南部、德国西南部和意大利北部等,还曾一度占领罗马,今日尚存的罗马城墙,就是凯尔特人拿着战利品离开后建造的,担心凯尔特人再来。但后来凯尔特人地区被罗马帝国占领,最重要的是其语言被拉丁文取代,这个民族也就从国际民族版图上消失,成为今日考古学家研究、博物馆陈列的出土文物。今日欧洲的罗曼民族——说罗曼语的民族——都是这样形成的,其实就是两千年前罗马帝国的疆域。二战后的德国低调行事,尽管不再成为国际中心,至少在“德语”高墙之内当个小国寡民也自成天地。经历半个多世纪的韬晦养身,随着两德统一,又重新在国际舞台上崛起,在欧洲舞台唱起主角。但随着政治、经济的国际化浪潮,国际文化也融入德国社会。尤其严重的是,半个多世纪后,已成为国际语言的英语随之强势进入德国社会,改变德国的语言生态环境,很多场合下甚至替代了德语——“文化侵略”中最严重的是“语言侵略”,那是要同化、即“消灭”一个民族的。说到激光唱片,人们只说英语CD(Compact Disk),谁会知道它的德语官名是Kompakte

  Scheibe。说到计算机只说英语的Computer或Notebook,谁会说德语官名Rechenmaschine(计算机),何况今日计算机在普通家庭的功能根本与“计算”无缘。称Handy,很少人称之为Mobil-Telefonger?t(移动机),何况Mobil也是英语,或许得称为Funk-Telefonger?t。小存储器U盘称之为USB,图像扫描是scannen,管理是managen,重新启动计算机是rebooten,甚至上搜索都称googeln,而不再有人称德语的Suchmaschine……更为严重的是,大学的许多项目申请必须以英语,教授容许以英语上课,有些专为外国人开设的课程更必须以英语教学。德国中学生、大学生、博士生也可以用英语撰写毕业论文。在科技领域、金融领域等,说写“德语”被看作土包子,以“英语”交流被看作国际化的标志,从而成为时髦。长此以往,尽管德国不至于“国将不国”,但德国里生活的将不再是“德意志民族”,而是美国流落在莱茵河畔的一个“土着民族”。鉴于这样的民族危机感,德国一批德语语言学家发起全国征集签名运动,几个月来收集到7,5万民众的联名呼吁,递交给德国议会,要求在德国基本法中加入“德国的官方用语是德语”。他们引经据典,当然不敢像我上述这样从语言社会学角度揭示语言同化背后的民族同化危机,而只能肤浅地表示,在欧盟的27个国家中,有17个国家宪法中明文规定本国的官方用语,甚至奥地利、列士敦斯顿写明官方用语是德语,为什么德国本土就不能这么明文规定?其实,奥地利、列士敦斯顿本来就是“德语的国家”,现在独立成另一个国名的国家,所以要通过宪法来申明它们还是“德语的国家”,即曾经属于德国的诸侯国。而“德国”的原意或全称就是“德语的国家”,还需要再在宪法中多此一举?当年没有在宪法中写明,现在德国战后重新崛起,突然要作此申明,那不是在吓唬国际社会,是否纳粹又死灰复燃?恢复中世纪德意志帝国的强盛、强调德意志民族的人种和语言的纯洁,正是纳粹种族主义的最重要政策,至少是最主要宣传口号。纳粹时期创办的大众汽车公司Volkswagen、大众银行Volksbank、大众法庭Volksgerichthof等,这里的“大众”就是“德意志Deutsch”的原意——希特勒非常了解“德国”一词的文字来源。战后国际社会没有强行要求改名“大众”已算是德意志民族之万幸。如今该提案递交议会后,引起了另一批“国际化”学者反对,也发起全国征集签民,可惜只有3000人联署呼应,而沉默的大多数估计对此不感兴趣。早在几年前大选时,德国议会就讨论过这一问题,那是更多从现实政治出发,考虑焦点是,这样做不利于德国国际形象,加重德国内有外国人背景的人的心理压力,这与当今世界的国际化大潮背道而驰。当时保守的基督教民主党多数政治家还认同要修改宪法,但党魁梅克尔总理却公开反对,自由民主党、绿党、左翼党也都反对,在德外国人社团更表示异议。在基民盟与自民党的两党联合当政谈判中讨论到这一议题,因为意见分歧而没有写入两党共同执政纲领上。现在基民盟的观点也开始动摇,说迄今还没有想成熟,要进一步考察欧盟中那17个国家,他们将官方用语写入宪法是否确实促进了该国的发展。其实,什么是“语言”?什么是“德语”?语言不是静态的,而是随着文化的发展而发展,今日的德语早就不是日耳曼部落时代的语言,也不是中世纪的古德语,而是以古德语为基础、融合了各种语言与文化。例如Computer是否算德语?如果不算,那今日德语中的大量词汇,如Vitamin(维生素),Subjektiv(主语),Revolution(革命),Mathematik(数学),Politik(政治),Justiz(司法),sozial(社会的),都是源于拉丁语,个别源于古希腊语,那算不算“德语”?如果把这些“外来语”都挑剔干净,就又回到了查理大帝时代的德意志民族,重新回归狩猎时代的日耳曼人。文化在发展,社会在融合,传统的“语言”观念要修正,“民族”观念要重新思考。如果把“民族”包袱放一下,“德语危机”或许是新的“德语契机”。

巨蟹座
旅游规划
家居图库